千极雅舞

龟速慢更中······

一个坑

作者的话:
这篇只是一个梗……
慎入「本片我已弃坑」
这个原本我是打算作零镇的续文的,后面既写不下去了也觉得好乱……有私设人物。
于是替换成了你们现在看到的《你所在的世界》。
友情提示:千万不要掉进去了!我不赔偿医药费!
--------------------------正文分割线----------------------

color,world,you.
yes,my love.
----------题记

楔子


……

我不在乎过程,只在乎结果……

……

对,这就是你。

太过于温柔的你。

把残忍留给自己,把温柔留给全世界。

锋利的剑刃刺入的时候,迷雾终于散去。

不再朦胧的爱,清晰地铭刻心间。

……

时间没有怜悯任何一个人,无声无息地从自己身边穿过。

等察觉的时候,已经晚了。

我们总是用时间在纪念逝去的人们。

总是。

……

历史的车轮缓缓转动。

掩埋真实,留下虚假。

惟妙惟肖。

……

第一章

作为女王,娜娜莉总是起的很早。

不过,在睡眼朦胧时,却再也听不到那温柔的呼唤:“娜娜莉,起床了……”

那温柔,世界上仅此一人。

哥哥……

想那么多干什么,我可是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放松放松的。娜娜莉摇摇头。

把刚刚折好的千纸鹤放在身旁,望着这清晨的花园。

晶莹的露珠滴落在娇嫩的花瓣上,来回滚动,又是另一翻趣味。百花争艳,丛丛的花草掩映,让人想进花园深处探索一番。

去看看吧?

娜娜莉忽然有了这种想法。

去看看吧。

花园深处的美好。

电动轮椅缓缓转动,向着花园深处行驶……

……

“zero大人,会议即将开始了……”

“报告!”

“什么事?”

“娜娜莉女皇,娜娜莉女皇不见了!”

……

娜娜莉没想到的是,花园深处居然是一片巨大的水池。

周围的植物郁郁葱葱,看来是因为这池里的水哺育着它们。

一颗苍天大树落座在水池旁,树叶半遮半掩地挡住了阳光。

微风拂过娜娜莉的脸颊,一个轻灵的女声从大树上传来:

“你的愿望是什么?”

……

“报告!a-1区内无动静!”

“报告!a-2区内无动静!”

“报告!d-4区内无动静!”

“报告!娜娜莉女皇……进了花园禁区!”

“坐标点在哪?!”

“12,93!”
……

会议室。

这次的会议因为关系到樱石分配问题,所以各国代表都参加了会议。

只要还有人没到,会议就不能开始。

扇看起来表面平静无波,其实心里的小人早已紧张到狂擦汗。

缺了谁不好,偏偏就是布列颠尼亚的娜娜莉女皇和超众合国CEO的zero没出席……

这两位大人物可是事关重要啊……

似乎各国的代表也快坐不住了。

离会议开始已经过了25分钟。

……

10分钟后。

“抱歉,诸位代表,因为一些小事情,我来迟了……”娜娜莉向着各国代表们用微笑表示歉意。

zero一言不发推着娜娜莉出现在会议桌旁,便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

“那么,会议开始。”

……

“……朱雀哥哥?”

“……女皇陛下,吾名为zero。”

“其实,朱……zero,你还没有放下吧?”

“……”

“大家都开始学会渐渐放下了,唯独你和我。”

这罪孽,恐怕无法宽恕吧……

三年来,不,一直以来,阳光都是这么明媚啊……

哥哥,你愿意原谅我们么?

……

“啊嚏!”

鲁路修•V•布列颠尼亚表示好想打人。

“你要我当你的贴身女仆?!”多年的涵养在这次爆发中全抛了。

“怕什么,你又不是没穿过这种衣服,而且,只有作为我的贴身女仆才有机会见到你最心爱的娜娜莉……”「您的好友咬着披萨一脸无所谓。」

“你的脑子是不是被芝士填满了?!”

“小鬼,睡了一年后,冷静自持什么的全抛弃了啊……似乎智商也被拉低了好几条街。”魔女的感叹.ing

“……”

忍忍,忍忍就好了。没有必要和一个活了这么久的老太婆作斗争。

……

“娜娜莉女皇陛下自从上次去了禁地回来后似乎开心起来了啊,以前虽然她努力强撑起笑脸来面对我们,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她内心的艰辛啊……”来自于女仆a。

“娜娜莉女皇陛下真是个亲民的好皇帝啊,不像她的哥哥……”女仆b发话。

“那件事最后不是被封为禁忌了吗,据说当年恶德皇帝被杀后,有一位官员再会议上提到了这件事用来捧好zero,没想到的是,瞬间zero身边的气压就低下来了,那次会议,议员们连气都不敢喘,就怕自己惹怒zero呢~”女仆c又接着说了下去:

“唉,我说有没有可能zero和恶德皇帝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啊,感觉有点配耶……”

“怎么可能呢,zero可是当众刺杀恶德皇帝的啊,有谁会对自己心爱的人这样做哦……”
女仆d开始插嘴了。

“谁说没可能的,相爱相杀什么的,可是最经典的爱情之一啊~”女仆e开始胡思乱想了。

“好了好了,快去扫地吧,怎么走到哪都有八卦。”C.C从远处走来,向着那群女仆说道。
“是,C.C大人。”女仆们规规矩矩地鞠躬,从她身边走过,瞄见了C.C新换的贴身女仆。

好漂亮……天鹅绒般的长发,璀璨的紫水晶般的眼眸,完美比例的身材,连我们这群女人都要看花痴了。

女仆们纷纷感叹。

等她们走远,C.C回头看向自己的贴身女仆,满意地点了点头。

“小鬼,真不愧是你。”

“……”

……

娜娜莉女皇最近有些奇怪。

虽然女皇以前也会折一折千纸鹤,但也没有最近几天折的频繁。

自从鲁路修去世,女皇登基之后,便一直因为公文繁多而再也没有折过千纸鹤。

怎么这次宁愿抛下公文来折千纸鹤呢?

嘴里还小声地说着:

“627,628,629,630……”

对了,以前自己曾经说过。

折满1000只千纸鹤便可以实现一个愿望。

但连这个愿望都无法实现。

娜娜莉,你的愿望……





……

已经一年了。

世界渐渐平静下来了。

因为自己的计划。

自己的死。

从皇宫最顶上的房间里望去,世界似乎变小了。

的确变小了。

小到我们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相遇。

鲁路修心中一阵感慨。

“小鬼,别伤春悲秋了。”C.C出现在鲁路修身后。

“行了魔女,又有什么事?别跟我说又是一天到晚更在你身边照顾你的衣食起居什么的……”鲁路修有那么点不耐烦。

“枢木朱雀,啊不,你家骑士,重伤了。似乎还病的不轻。” C.C平静地转述着医生的话。
当然,她擅自添改了称呼。

一愣神,鲁路修已经不见了。

“说他跑得快,可是那体育成绩单却可以表明一切……”魔女一脸的不相信,决定咬一口披萨冷静一下。

……

在走廊上飞奔着,不顾自己的心脏是否来得及换气,不顾他人看向自己惊异的目光。

在心里,早已被一个人填满了空隙。

鲁路修从来没有这样失态过。

奔向手术室,急忙向医生询问了病情后,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

至少他没有死。

已经很满足了。

……

有人刺杀zero。

zero右肩重伤,高烧,刚刚做完手术。

在做手术时,人们很虔诚地一致没有摘下zero的面具。

虽然从几个小时前到现在,已经陆陆续续来了许多大人物,但像这位女仆这种人的,还真没有。

因为这个手术室已经被封锁起来了,外面还有警卫。

消息也被锁死,那么,这位美女女仆是如何知道并进来的?

看她那种着急的样子……

难不成……

刚刚帮zero做完手术的护士们难得一致地这么想。

护士们看向这位女仆的目光逐渐暧昧起来。

鲁路修即使外表再淡定,也无法忍受那些女护士八卦的目光,向医生道了谢便走出了手术室。

走到手术室门口时,被两旁的警卫拦了下来。

“大人,殿下让我们放您进去后出来时把您留在这,他有话想要和您说。”

鲁路修皱眉。

殿下?

看来是修奈泽尔。

那个狐狸找我又有什么事?

难道……

原来如此。

……

修奈泽尔一向喜欢喝茶。

与复活后的弟弟的第一次见面也准备了自己最喜欢的红茶。

他来了。

修奈泽尔轻轻泯了一口茶,心情似乎更好了点。

而鲁路修看见自己的皇兄慢悠悠地笑成一朵向日葵,就知道这狐狸又要挖好坑等着自己跳了。

和他说话要小心点。

这是自从小时候和他谈话开始便被坑了无数回的鲁路修的结论。

“好久不见了啊,鲁路修。”

“……修奈泽尔,你叫我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修奈泽尔表面上依旧笑的不紧不慢,心里的小人却已经在哀嚎。

父皇你混蛋你看你把鲁路修送去日本之后他就成了现在这种样子……你还我那个小时候被我抱在怀里的那个又小又软又可爱还会对我笑叫着哥哥的那个鲁路修啊……

鲁路修可并不想知道那个狐狸在想什么,便把话题拉回了正轨。

“你就直说吧。”

修奈泽尔回过神来,笑笑:“连叙叙旧也不行吗?我亲爱的皇弟?”

鲁路修还没开口,修奈泽尔便继续说了下去。

“好吧,既然你知道这次我叫你来究竟是为了什么,那么你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吧。”

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

“当然。我已经考虑过了。”

“你决定怎么办了吧。”

“重回旧职也没什么不好的。”

那么,鲁路修,祝你好运。

第二章

……

那场华丽的刺杀,是枢木朱雀一生的梦魇。

每每梦回,总是羞愧地无地自容。

那个时候的自己,还有人性可言么……

可笑啊。背负着罪孽却妄图甩掉它。

我们在这一点上倒是一样。

对吧,鲁路修。

……

超联合国会议。

这是联合国一年之中最重大的会议,这次会议讨论的必然是联合国之后的发展方向。

看来最近并不太平。就单独从有人刺杀zero未遂的事件来看。

他一心所创的和平,就要这样……

我绝不容许!

第一圆桌骑士红月卡莲握紧了手心。

“卡莲,你不觉得这次的zero有些……嗯……奇怪吗?”

基诺凭借着他的身高优势揽住了卡莲的肩膀。

令人惊奇的是,平日脾气火爆的卡莲大人居然没有推开他。

……

会议进行中。

各国代表们觉得今天的zero有点不一样

以前的他总是对于气场这种东西有所收敛,但今天……

至于卡莲和基诺,早已知道了为什么。

朱雀重伤,不能参加会议,修奈泽尔说他有办法,然后……

这个不知道是谁的zero就跑出来了。

鲁路修表示在卡莲一群知情人「哎呀你是谁我好像在哪见过你你真让我感觉熟悉」的眼神下还能如此淡定他都有点佩服他自己了。

……

超合众国的会议圆满结束。

鲁路修在心里为自己擦了一把冷汗。

这是他认为开会时间最长就像过了一个世纪的会议。

在卡莲奇怪的眼神下撑不住迅速逃离。

……

“为什么不和他们说你回来了呢?”C.C曾经用疑惑的语气说出,却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为什么?因为零镇早已结束,世界已经不需要我了。”鲁路修的语气十分平淡。

“哦?我看你是没脸见他们了吧?之前的你的确干过很多亏心事。”

是吗?

是吧。

不,是的。

……

“zero。”卡莲叫住了走在前面的人。

zero停下脚步戴面具的脸微微侧过去看她。

“什么事?”

“我想找你谈谈。”

……

鲁路修?

梦中的场景。

枢木朱雀茫然的睁大眼睛,似乎想要寻找到方向。

一片迷雾。

白终染上了一片红。

终身的梦魇。

鲁路修!

……

皇宫花园内。

“……zero。”

卡莲先开了口。

“你是zero,对吧?我们心目中的zero……”带着迫切与希望。

“zero只是一个符号。”

敷衍的回答。

鲁路修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难道真的如同C.C.所说,睡了一觉,智商跌了不止一个百分比?

我在想什么呢……

鲁路修轻轻摇了摇头,无奈地笑。

在卡莲眼中,这个摇头却另有深意。

“你是zero,对吧。”语中的肯定不容置疑。

卡莲步步紧逼。

鲁路修心中暗叫不好。

“哈!”卡莲飞身一踢。

“哐当------”

……

世界如此安静。

C.C.感叹。

大门忽然被打开。

“C.C.小姐,我有话想和你谈谈。”娜娜莉女皇坐着电动轮椅进来了。

这宁静终于要被打破了吗……

鲁路修。

……

“……”大门缓缓打开。

“zero!”玉成快步走到他面前,道:“欧盟决定退出超联合国!”

房间里面的成员纷纷回头看向他。

“我知道了。”zero并没有什么表态。

“呃?zero?”玉成叫住转身就走的zero。

zero回头看他一眼,没说什么,便出去了。

卡莲看着zero的背影,似乎在沉思什么。

……

缓缓睁开双眼,祖母绿的眼睛里充满着疲惫与绝望。

病房窗户外的阳光多么的灿烂。

唔……

朱雀猛的拔掉了还在输液的针管,肩膀忽然一阵剧痛。

枪伤吗……

正准备下床,病房门开了。

是娜娜莉和卡莲。

“朱雀哥哥,你醒啦……你现在还有伤,还不能下床……”娜娜莉浅紫色的眼眸里隐含担忧。

红月卡莲就怕朱雀和以前一样不听话直接跳窗逃跑又去处理公文,便快步走上前,看似温柔实则硬生生地把朱雀按回病床上。

普通版的枢木朱雀打不过,难道病弱版的朱雀也打不过吗?

要是真的是这样,那么第一骑士之位本小姐也不当了。

……

“我找C .C.小姐谈过了哦,朱雀哥哥。”娜娜莉一手持着水果刀,一手握着一个刚削完的苹果,向他微笑。

“卡莲已经出去处理公务了。”娜娜莉补充了一句。

“……”

是吗。

“朱雀哥哥,在想什么呢?”

“没……”

“才怪吧。”清冷的女声响起。

病房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女人。

绿的发色,是C.C.。

“C.C.小姐。”娜娜莉开口。

“那个小鬼这么值得你们怀念,以至于无时无刻不想着他?”C.C.意有所指。

“……”朱雀又开始沉默不语。

“至于他嘛……嗯……”C.C.拿起桌上水果篮里的苹果咬了一口,道:“还不错,但还没有披萨好吃。不然,下一次就做成苹果披萨吧……”

“C.C.小姐……”娜娜莉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急迫,似乎想打断C.C.之后想说的话。

“……”朱雀似乎还在沉思中,并没有说些什么。

果然。比起一年前,冷静多了。

时间,总是在潜移默化地改变一个人啊……

C.C.转身走了出去。

……

zero被刺杀导致重伤。

世界经济即将瓦体。

欧盟决定退出超联合国。

……这是世界新闻前三名头条。

啧……

消息泄露出去了。

是谁?

还是说……

精密的大脑快速运转,从547条方案中筛选出1条方案。

只能那样了吗……

……

“999,1000……”

“唔?”

“你看,我已经做完了1000只哦,已经可以?……”

“当然。”

花园里一片寂静。

阳光灿烂。

谢谢你。

……

零。

zero。

零之镇魂曲。

你。

枢木朱雀望向蓝天,身下的草地是多么柔软。

这就是阿什福德学园。

温暖的记忆,让人忍不住想睡一觉……

回到那个无忧无虑的梦中。

没有顾虑,没有猜忌,没有烦恼……

年轻的我们。

如今已物是人非。

对吧……

我的朋友们。

……

“zero。”电动门缓缓打开。

“关于那件事……”进来的卡莲开口。

“我自有办法。还有,保密。”zero靠向椅背,机械化处理过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我知道了。能把你的声音不进行机械化吗?听着难受。”

“……以前不都是这样的吗?”zero沉默了一段时间,将变声器关闭。

卡莲似乎又回到了当年的女汉子风范了。

鲁路修。

至少让我听听你的声音啊。

……

今天娜娜莉似乎很高兴。

甚至有时批改公文时出神了,还会窃窃地笑。

娜娜莉……

C.C.看着那个身后满屏幕开着小花的zero,把想要说的话语就着披萨塞进了肚子里。

骨灰级妹控。

怎么今天娜娜莉会这么开心呢?

鲁路修的智商终于上线了。

难道……不会吧……

C.C.默默地笑了。

小鬼,这下你又会如何应对呢?

好戏正式开演。

……

第三章

第四年后。

魔王被刺杀的那天,成了人们的狂欢日。

你会怎么做呢?

C.C 望向天空。

“C.C?好久不见了。”清亮的女声从C.C身后响起。

“嗯,好久不见。”

……

评论(1)
热度(7)

© 千极雅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