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极雅舞

龟速慢更中······

你所在的世界(5)

“zero大人。”站在门外的女仆轻声细语。


“……知道了。”


这次居然睡得这么沉。


朱雀从床上挣扎起身,随即皱紧了眉头。


房间里一股披萨味。


那个魔女来过?


朱雀换好zero服后,如是想。


……


“女皇陛下,关于世界和平日的典礼,您还有演讲稿需要翻阅一下。”女仆恭敬地奉上一叠纸稿。


“放那吧……”娜娜莉摆摆手。


“哦,对了,陛下,您还有一件事需要处理一下……”女仆微微抬头,眼睛里闪烁出意味不明的光。


“原来如此……很重要吗?”一瞬间的惊愕,转眼娜娜莉又恢复了平静。


“必须的。”


……


“过一会我们就出去。”


“那就好……”鲁路修叹了口气,“再说,你怎么知道我在朱雀房间的?”


“深更半夜你还会去哪?”


C.C.挑了挑眉。


“……我们什么时候出去?”换个话题。


“你完全可以在这里待到现任zero回来,给他一个surprise。”


“……”鲁路修满头黑线。


“怎么回事?C.C.!”


原本平静的c世界忽然摇晃起来,两人差点站不稳。


“c世界忽然失控了……”C.C.咬牙。


看着C.C.的身体逐渐化为光辉,鲁路修瞪大了眼睛。


“我没事……看来c世界意识失控,把我排斥出去了……”C.C.安慰他,“鲁路修,至于你能不能出来就看你自己了……”


……


c的世界根本毫无尽头。


鲁路修漫无目的地走着,心中正思索着如何出去。


c世界又开始摇晃起来。


鲁路修一个没站稳,跌坐在地上。


啧……


脑袋怎么忽然昏沉起来……


这是鲁路修在昏过去的最后的想法。


……


随着长剑的拔出,瑰丽的舞台上血色飞溅。


18岁的少年从舞台上跌落而下。


巨大的十字架。


这份geass,我确实收下了。


他的骑士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geass。


背负着人类愿望的少年。


 ……


鲁路修好笑地看着这一切。


当时的我。


这又是哪位的记忆?


“你是谁?”


一把长剑忽然横在他的身前。


熟悉的声音。


鲁路修向着那人笑了笑。


“我是……你的……”


“我的谁?”


“大约是朋友。”


……


月光如暇。


“在杀了你之后……我的思维便极度混乱,听不了任何关于你的一切,会失控。”朱雀对着自己的回忆感慨,“曾经意图使用抑制剂来使自己‘回到’美好的过去,但被卡莲制止了。”


“你知道当时她对我说什么吗?”


鲁路修并没有说话。


“这不是我心目中的zero!zero应该是冷静的,勇敢的,公正的,他是英雄!而不是颓废的丧家犬!”


“……她是这样说的?”鲁路修开口。


“我并不知道现实中的我对你是抱有怎样的感情,但,肯定是十分重要的人。”朱雀看向他,祖母绿的眼睛里闪烁这意味不明的光。


“难得你这个体力笨蛋可以想到这么多。”


“被卡莲教训过后,我又开始重新做回zero,你留下来的笔记都认真的看了无数遍,早已会背了。每天参加如此多的国际会议,不要用点脑是想不出来的。”朱雀无奈地笑了笑。


“这些年,辛苦你了。”


“知道这些年我都是怎么撑过来的吗?每天带着一身疲劳回到房间,便会从床底下翻出当年学生会拍的照片,那上面有你。很多时候,都会凝视一个晚上,到睡着,噩梦惊醒时,手里一定会紧篡这你的照片……”


“……”


相对无言。


……


“你该回去了。”朱雀一个冷不丁地吐出这句话。


“……是吗?”


看着鲁路修的身体逐渐化为碎片,朱雀抿了抿嘴。


有一句话终究没有说出。


鲁路修,对于现实世界的我对你的感情,我很清楚。


千言万语,化为几个字:


我,爱,你。


……


再次睁开眼,鲁路修看了看身边。


还在朱雀的房间?


厚重的窗帘被拉紧,只有微弱的光亮。


床尾,赫然站着一个身影。


“C.C.,现在什么时候了……而且,朱雀的记忆怎么会和你一样有形体意识……”


人影并没有说话,而是选择沉默。


“C.C.?”


人影终于开口。


“你昏睡了68个小时43分钟,现在是第三天中午。他有形体意识是因为他也有了code。”


鲁路修听到这人声,心中暗叫不好。


“纠正一下,我不是C.C.,而是枢木朱雀。鲁路修。”


……

评论(4)
热度(14)

© 千极雅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