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速慢更中······

你的身体我做主

Three、

 

“枢木大人?”

 

“什么事?”朱雀从草丛中缓缓坐起,似乎很不耐烦。

 

“杰雷米亚大人让我传话,问您为什么没去军演?”女仆恭恭敬敬。

 

对哦,下午还有军演······唉。


朱雀这才想起来。

 

一个起身,拍拍身上的杂草,朱雀已经想好了怎么回答:“转告杰雷米亚,陛下也会去军演,但今天公事繁忙,只能提到明天了。”

 

“是。”

 

······

 

皇帝办公室的大门缓缓打开,随即便关紧了。

 

趴在桌上无所事事的鲁路修看见朱雀进来了,就像看到了救星:“鲁路修······”

 

“嘘。”朱雀竖起食指,对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这件事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鲁路修从朱雀的眼神中读出了这个消息。

 

“没人么?”

 

鲁路修立即懂了他的疑虑:“被我叫退了。”

 

“看来你这个体力笨蛋还是有点头脑的。”朱雀赞许地点点头:“公文批完了没?”

 

“鲁路修,你觉得呢······”鲁路修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我从来不适合做这种工作。”

 

一只摇着尾巴求抱抱的大型犬。

 

朱雀撇过头,然而红透了的耳尖出卖了他。

 

“明天陪我去军演。”半晌后,朱雀回过头,正对着鲁路修:“另外,今晚你去我的房间睡吧,我去你的房间。”

 

“诶······鲁路修······”朱雀看鲁路修想挽留他,立即背过身,大义凛然道:“不行。”

 

“为什······”

 

“看着自己的脸睡觉,不觉得诡异吗?”朱雀打断他。

 

“可是,鲁路修,你现在转过来看我的脸,你不觉得诡异吗?”鲁路修冷不丁地说道。

 

朱雀:“嘴皮子长进了啊你。”

 

鲁路修:“没有没有,鲁路修你教我的啊。”

 

朱雀:“······”

 

······

 

9:00.p.m.

 

朱雀望着难得身边没有人的夜,口中不停地抱怨着c.c.。

 

唉······

 

倒霉。还是想想明天的军演该如何应对吧······

 

转头看着挂在衣架上的白色的骑士披风,朱雀的思绪逐渐飘远。


那个笨蛋现在在干什么呢?

 

越来越爱发呆了。

 

······

 

12:00.p.m.

 

皇帝寝室。

 

鲁路修在床上滚来滚去,企图睡着。

 

难道明天要顶着熊猫眼去军演了吗······

 

我还不想被鲁路修打······鲁路修想着明天爱人发怒的样子,思考着该如何让他消气。

 

“······”

 

经过半个小时的思考,鲁路修放弃了。

 

还是睡吧······

 

 -----------------------------------------------------------

 

作者的话:这篇看了是不是很晕?其实把对话外的鲁路修和朱雀的名字对调下就流畅了233333

没有给两只的名字打“”是不是很想打我?


评论
热度(23)

© 千极雅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