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极雅舞

龟速慢更中······

tomorrow is the last time


作者的话:务必和本文名称相同的歌一起食用,可以看完这篇文后去看看歌词ღ( ´・ᴗ・` )比心

-------------------正文分割线-----------------

……

略微刺眼的阳光照射进巨大的落地窗,厚重的窗帘不知何时被拉开了。

朱雀从床上坐起,看向繁花锦簇的窗外,心中感叹着难得睡了这么久。

……

“鲁路修,你就不能睡过来我这里吗?”他朝着阶梯之上的皇帝不满地说。

鲁路修惊诧地停下笔,看着骑士欲求不满的脸温和地笑了:

“你让我去住‘已死之人’的房间?而且还是自己骑士的?会被认为要么有怪癖要么是同性恋吧……”

“……”

朱雀眼睛暗了一瞬,随即强打起笑容:“公文让修奈泽尔批改就好了,我们出去一天吧。”

“拜托,这里的公文如果我不改的话,明天又会累积成一堆了……”鲁路修话还没说完,杰雷米亚便走了进来。

“陛下。”杰雷米亚单膝下跪,语气显得十分恭敬。

“杰雷米亚卿,有什么事吗?”

“车已经准备好了,请陛下移驾。”骑士忽然接话,声音冷淡如冰。

“车?枢木卿,你……朕知道了。”

皇帝看着手中未写完的公文,叹了口气。

……

七月的东京,有着独特的炎热。

一辆不起眼的汽车停在了神社的楼梯下。

“……朱雀。”黑发男子推了推墨镜,呼唤着身旁的人。

“臣在。”穿着便服的骑士恭敬地行了个骑士礼。“在这里,就不要这样称呼我了。”皇帝对着车里的杰雷米亚说了几句,汽车便留下他们两人缓缓开出他们的视野。

……

“这里,和当年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啊。”再次踏上这漫长的阶梯,鲁路修感叹着。

朱雀也微微一笑,道:“说实话,我也不想有什么变化。”“那时,是我们三人最幸福的时光。娜娜莉,你,我……”

“有一样东西也没有变化。”朱雀忽然板着脸说到。

“……是什么?”

“鲁路修你的体力。”翠绿色的眼眸染上丝丝笑意。

“朱雀!”鲁路修脸涨得通红,试图反驳:“我明明有进步的!”

“有没有进步,你先追上我再说吧!”朱雀拔脚就跑。

“那你的智商也没有任何长进!体力笨蛋!”鲁路修看着他越跑越远,朝着他大喊。

朱雀转过身来,不过距离太远鲁路修看不清他的表情。

“意思是你承认了你体力不行吗,鲁路修?”

“切!这……根本不……算什么!”

“那你怎么大喘气呢?”

“……站住别跑!”皇帝陛下发飙了。

……

“呼哈---呼--”

鲁路修撑着膝盖,看着越跑越远的朱雀,无比嫌弃自己的体力。

“朱雀------”鲁路修大喊。

“吱呀------吱------”回应他的,只有连续不断的蝉鸣声。

……

鲁路修并没有试图追上自己的骑士,而是毫无目的地漫步在小丘中。

脚下群青色的草地,不知何时带上了雨珠。

“下雨了吗……”鲁路修望向天空,原本一望无际的蔚蓝蒙上了暗灰色。

“哗啦------”雨忽然下大了,他却不急着躲避。“雨……”鲁路修伸出手掌,冰凉的雨水打在他的掌心。

是雨呢,朱雀。

你也感受到了吗,鲁路修?

……

阳光终于透过云层,雨停了。

鲁路修踏上曾经走过的小道,微湿的泥土溅上了他的皮鞋。而他却并不在意。

爬上曾经的山丘,他知道有人在那里等他。此生中最重要的人。

明明见过了,但金色的花海还是再一次震撼了鲁路修的内心。

花海中,赫然站着一个人。

“鲁路修……”

他向他伸出双手。

让我们来创造吧,美好的世界。

……

八岁时和向日葵差不多高,到现在的大约浸没到大腿的一半,十年过去了。

“呐,朱雀,这是……”鲁路修眼睛里浮现出伤感,话却被打断了。

回应他的,是口腔中的热烈气息。撬开牙关,疯狂地将他的唇舌占有。

“唔……”听见鲁路修的喘息,朱雀放开了他。

“鲁路修,不要说了,好不好?”话语中透露着疲惫,朱雀颓废地将自己的脑袋放在他的肩膀上,“我……”

“嘘。”鲁路修回抱住他,低声道。

“吱呀-----吱------”

世界似乎只剩下了这无休止的蝉鸣。

……

天边金灿的红霞似乎要和大地融合在一起般,眼前只剩下耀眼的金色。

“鲁路修,该走了吧。”朱雀从草坪上坐起,对着身边的人低喃。

“嗯。该走了……不过,等一下。”

“诶?”

“摘几朵给娜娜莉吧。她肯定会喜欢的。”

“……好。”

这就是阳光的味道吗?

……

回到皇宫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这是干什么去了?浑身脏兮兮的。”C.C.抱着芝士君站在皇宫门口,嘴里咬着披萨,说话含糊不清的:“向日葵?送给娜娜莉的?”

“嗯……”鲁路修看着手中的花朵,忽然抬起头:“你这身打扮,要出去吗?你明明每天都是宅在家的,魔女。”

C.C.鄙视着他,淡定地表示:“当然是离开你们两个天天秀恩爱的小混蛋,继续去环游世界啊……对了,我一定会让你为刚才的言行付出代价。”

……

星光点点。

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鲁路修看向天空。

“……最后一次了呢。”皇帝望向站在他身后的骑士,两人相视一笑。

最后一次了。

明天即将到来……

……

「Tomorrow is the last Time 私と梦を叶えて」

太阳再次升起。

「最後の日 飞び出そう 心配ないよね ほら」

朱雀再一次看着身边早已凉透的床铺,什么也没想。

「楽しかったあの日々を (every body)」

最后一次了。

「くれって首出すの you know」

洗漱穿戴好服装,扣上腰带,朱雀望着衣架上的零之骑士服久久沉默着。

「Tomorrow is the last Time あなたのそばにいたいよ」

鲁路修……

「最後のkiss 离れても 心系がってる」

你赐我的这把剑,将斩断人们仇恨的锁链。

「Tomorrow is the last Time 私と梦を叶えて」

暗黑色的披风随着主人漂亮的一个转身而飘扬在空中。

「最後の日 飞び出そう 心配ないよね ほら」

室内只剩下一片空寂。

「最後の日 飞び出そう 心配ないよね ほら」

-------------------------end-------------------

作者的话:哎嘿没错我用骑士帝写了一篇虐文……
我是不是有病?(;´д`)ゞ

「」里为本歌歌词。

评论
热度(4)

© 千极雅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