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极雅舞

龟速慢更中······

《牛奶》

随着夜幕的降临,晚会开始了。

阿什福德学院因为战争的炮火而在几年前重修,恢复了以前的设计。

“我们的学院果然还是不要改变的好。”鲁路修望着舞蹈的人群,感叹着。

“鲁路修。”

天台门被打开,穿着白色燕尾礼服的朱雀走了出来。

“你还记得。”

“终身不忘。”

这个暗号,是什么时候开始使用的呢?

“给。”朱雀递给他一杯汽水。

“我不是日本人。”

“你是我的人。”

“我已经21了。”

“没过18。”

鲁路修终究斗不过朱雀那倔强的性格,接过了汽水。

“真拿你没办法。”

“我先下去了。”

……

“鲁路修!”

朱雀再一次看见鲁路修时,他已经被曾经的同学们强制灌得酩酊大醉。

“朱雀……”鲁路修已经站不稳了,眼神迷离。

“都跟你说了不要喝酒!”朱雀扶着怀里的鲁路修,训斥道。

“诶,朱雀也一起来喝嘛!”利瓦尔似乎也醉得不轻。

“抱歉……”朱雀打横抱起他的爱人,“我得送鲁路修回去。”

“诶……”众人看着他们远去,哀叹一声。

C.C.再次从桌上拿起一块披萨。

“你们会如此哀叹,并不是因为他们俩走了没乐子吧。”

“没错,真心默哀三秒。”利瓦尔又开了一瓶香槟。

……

朱雀忽然又觉得鲁路修本性暴露了。

看着怀中不停调戏他的鲁路修,朱雀想哀嚎。

醉酒的皇帝陛下根本就是活脱脱的朱利叶斯•金斯利嘛!

离皇宫还有三分之二的路程!

咬牙坚持住!

……

朱雀轻轻把他放在金碧辉煌的皇帝专属大床上,便去解决身上鲁路修吐出来的污秽物了。

“枢木卿?呃……”鲁路修看着周围,忽然把目光移向桌上。

上面放着一瓶牛奶。

“什么……这里居然还有一瓶酒……枢木卿你也太大意了吧……”鲁路修头昏眼花。

毕竟刚刚吐了好几次了……

……

等朱雀出来时,只看见陛下端着喝到一半的牛奶。

然后?

“……”

陛下就发誓再也不在自家骑士面前喝牛奶了。

-----------------end----------------

小彩蛋:
“……”

“别把镜头转向我。”

“99份。”

“……我只是把桌上的水换成了牛奶而已。”

“再加45份。”

“哦,宴会上的酒里面还有其他东西。”

“双倍。”

“汽水也一样。”

评论(2)
热度(20)

© 千极雅舞 | Powered by LOFTER